网尽墨小说>网游小说>期雪之川 > 都柏林
    春光明媚的时节,就算是呆在Ai丁堡也颇为惬意。钟子川有尤雪期宿舍的钥匙,有时候他索X一人睡在尤雪期宿舍里。他自己的公寓里小到一个笔筒大到一张沙发椅都是价值不菲的牌子,但在那里他反而睡不好。

    这些东西时时刻刻提醒他,他是钟家的人。

    秦苏和他通过话,没问候他的身T几句就扯上对事态的不满,但她习惯了依赖男人,一时也不知该怎么解决这件事。

    “真是的,念完书早点回来吧。妈还有个依靠。”

    “妈,你真觉得你二十出头的儿子,斗得过爸那样的人物?”钟子期开了免提,斜倚着卧室门框淡淡说。屋外罕见地yAn光很好,他却觉得冷得很。

    “那不然呢?妈除了你,还有什么?”

    “呵。”钟子川走到穿衣镜前看自己的五官。他五官像秦苏。秦苏那淡淡的眉眼和白到透明的皮肤让她年轻时演了不少白月光才nV类型的角sE,后来好在退出了演艺圈,不然年纪上来了还真不适合演恶毒婆婆。至于钟子川,带着这么副五官其实极适合做个白衣飘飘的如玉公子,但他眼神里总带了几分玩味,从小养尊处优的环境让他就算是微笑着也能给人压迫感。配合着这样的眉眼五官,反而显出一种矛盾的魅力。一眼看上去,竟然很难把他划入某个类别——看不出是正是邪,Ga0不清主角配角。

    秦苏没有和他多聊。他们之间一向这样,小时候他在溯滨,她长住香港,后来他去英国念寄宿学校,她每年飞来一两次,大多数时间也只是住在l敦购物。秦苏对他的要求不外乎不受处分不惹事,反正一个遗传了她相貌的英俊小少爷只要有家产的加成未来差不到哪去。现在她又懊恼起来,这个儿子毕竟没怎么被她管教过,她也不知道他几斤几两,如今惊涛骇浪,还真不一定指望得了。

    钟子川踱到窗前,从他卧室的窗户看出去,在西北角能看到尤雪期的宿舍。他想起尤雪期去欧洲旅行临走那一夜他的放肆。把她剥光了背贴着窗户用力地g,她站不住,他就把她抱起来,像怀抱着婴儿那样,一下一下亲她水光潋滟的唇,下面一下一下地深深浅浅地进出。她后来受不了,搂着他的脖子带着哭腔求他,黑sE微卷的长发垂在他的上臂,水波一样DaNYAn着。

    “会想我吗?”

    “会……会……”

    他便猛烈加速起来,攀上巅峰时忍不住去咬她的颈侧。第二天果然见她对着镜子一边匆匆忙忙洗漱一边皱着眉用遮瑕膏去盖那草莓印,他还想从后面吃一些豆腐,被她恼着推开了,急急下楼去和几个约了一起旅行的交换生会合。